bbin宝盈集团

兩會談中國設計“工匠精神”

動態 2018.12.05

在今年的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小米創始人兼董事長雷軍告訴媒體,他非常贊同今年總理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工匠精神”。國內產品需要運用卓越的“工匠精神”。適應消費升級時代的需要,這也是供給側改革的核心。

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鼓勵企業進行個性化定製和靈活生產,培養卓越,增加品種,提高品質,打造品牌的“工匠精神”。首相的演講使“工匠精神”這個詞在互聯網上流行,並在微博和微信等社交平臺上引發了對“工匠精神”的詮釋。

“起初,我認爲中國人一味地迷信外國產品。在打開日本電飯煲後,我發現自己錯了。”在廣東青年聯合開放日,小米科技的代表雷軍講述了一個故事。

“日本電飯煲更好。首先,它使用IH電子加熱技術直接加熱金屬襯裏。這實現了內襯層的環繞加熱,以使熱量更均勻。這種金屬襯裏在日本。它也是由兩三家公司提供的,技術難度很高。其次,它是真空加熱,使米粒充分均勻地吸收水分,壓力使米飯更柔軟。

雷軍說:“我也研究過家用電飯煲。我發現很多國產產品都是用米飯煮的,而日本的產品可以做飯。

雷軍認爲,這個故事似乎是一個技術問題,但它實際上是一個工業設計問題。 “除了技術創新,質量控制和平臺整形問題,我們的產品還有兩個問題。第一個是卓越的工藝,第二個是設計。“

雷軍

“談到德國設計,我們的反應是嚴謹的;在日本設計方面,我們的反應很好。他們都從細節入手,將工業設計融入到產品開發中。“中國設計紅星獎執行主席陳東亮正在接受”科技日報“的記者採訪。採訪中說,“中國設計需要找到自己的風格。”

陳東亮

“你不能簡單地將工業設計理解爲一種設計。你不能談論製造業的設計。這是一個禁忌。“陳東亮說,”我們有數百所設計學校,工業設計也發展得很快;但與日本等國家相比,我們仍然存在很大差距。在供給方改革的背景下,工業設計師應該有一些感受。“

爲了揭示日本馬桶蓋爲何在中國流行的問題,來自杭州的王金才代表前往日本。 “爲什麼我們認爲日本馬桶座椅耐用且易於使用?事實上,我們的製造業和發達國家之間在質量和設計方面存在差距。“

爲了改變中國製造業的形象,雷軍創辦了小米公司。憑藉“良好的設計+網絡營銷”,他打敗了一個外國品牌。 “做好供應方結構改革,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應,我深深感到我們需要加強設計。”雷軍建議說,“你能否加大設計注意力,改進設計內容在工作報告中?“

紅星獎聲樂工匠精神成就中國精工設計尋找中國方向

“現在很多人都去日本購物。你在中國買東西嗎?爲什麼要買呢?”在最近的“紅星獎——優秀設計與新供應對話”中,北京市科學技術委員會工業設計促進中心中國設計紅星獎主任兼執行主席陳東亮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 TR 二十年前,陳東亮在日本工作了幾年。當他回到中國時,他帶了一堆牙刷,牙膏,石膏和一副手套做飯。 “當時,我們的家常菜是抹布,日本。人們使用手套。石膏,我們必須撕掉它,它已經完成,它非常扁平,乍一看這是很多設計工作。”/p>

在陳棟樑看來,工業設計有三個功能,一是解決問題,二是尋找需求,三是引導消費。 “例如,插座,每個人都知道最早的插座的所有插座都在一塊板上,它們不能插入並互相打架。前段時間,據報道已經設計了圓形插座,是一個解決問題的設計案例;家裏使用的手套是家庭主婦的聚集,以滿足發現的需要。在引導消費方面,就像Apple手機一樣,它正在創造一種生活形式,一種消費趨勢。“/p>

工業設計起源於西方發達國家,在建設國家和提高國家競爭力方面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英國是歐洲最重要的國家之一,前英國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曾說過“英國沒有政府,但它不能沒有工業設計”。作爲國民經濟快速發展的典範,日本很大程度上歸功於“日本設計”的復興和熱情。日本以經濟產業省設計院爲載體,形成全國推廣體系。設計和開發的年度投資佔國民生產總值的2.8%,位居世界第一。韓國將韓國視爲戰略發展目標。在城市發展的突出作用中,韓國首都首爾在2010年被選爲世界設計之都......越來越多的國家將工業設計作爲國家戰略佈局。

近年來,工業設計在中國也取得了很大進展。陳棟樑認爲,工業設計已成爲推動科技成果轉化爲現實生產力,實現和創造現實價值的必要手段。在這方面,聯想創新設計中心主任李鳳狼也深受感動。他說,聯想的品牌價值估計約爲40億美元,設計至少佔10%。

爲了提高中國的工業設計水平,bbin宝盈集团協會和北京工業設計促進中心十年前推出了“中國設計紅星獎”。該獎項已成爲bbin宝盈集团領域的最高獎項,並享譽全球。

“陳東亮舉了一個”紅星獎“評判的例子。 “設計,創意非常好,中國專家非常喜歡。日本專家不同意這一設計獎。在他們看來,這種設計也產生了產品。存在缺陷和穩定性不足。 “這個故事充分反映了中日兩國對工業設計的不同理解。”我們將設計更多地視爲一種想法,但日本專家將設計與製造相結合。陳東亮說。

“當我們談論德國設計時,我們的反思是嚴謹的;當我們談論日本設計時,我們的反思很好。他們都從細節入手,將工業設計融入產品開發中。我們還需要在中國設計中找到自己的風格。“陳東亮認爲我們的許多設計都獲得了全球獎項。這是值得驕傲的事情,但如果你想取得更大的進步,你應該做好“中國精工”。

“最後,這是因爲我們的思想觀念仍然缺乏卓越的精神。我們認爲如果我們做某事是好的。如果有人要求進一步的要求,它可能被視爲某種東西,實際上是我們的東西。可能比這一步更糟糕,而且永遠不會順利。“陳東亮打了個比喻。經常看網球的人可能會知道頂級大師通過輸贏而失去了一個目標,而差異總是存在差距。人們已經分裂了。 “我經常說99%的人可以完成99%的事情。正是剩下的1%,99%的人無法完成。完成的人是牛,完成了。產品是一個精品“。

好的設計改變了生活

“我數了幾次。聯想的產品獲得了約240項國內和國際設計獎項。我們的設計團隊多次贏得最佳設計團隊。在聯想的價值超過40億美元的品牌中,佔用了多少設計?我想有超過10%的貢獻。“聯想創新設計中心主任李鳳狼介紹。陳東亮提出了“適用性”的標準。 “當產品出現時,人們應該自然地使用它。有必要將設計融入生產和生活中,而沒有太多的門檻。“”優秀的設計師,你應該閉嘴,擡起耳朵。“

產品定位也需要設計

幾年前,中國一家罕見的4K激光投影機被安置在這家設計公司。 “我希望你能設計出漂亮的外觀並幫助我們的產品銷售。”發送投影機的公司負責人提出了自己的需求。在瞭解了公司的需求後,物業設計公司沒有直接設計,而是進行了詳細的市場調研。

“研究發現,該產品在技術上處於國內領先地位,但由於體積過大,成本高等,在同等價位,與惠普等大品牌產品相比,還有在普通消費市場上沒有任何優勢。“創始人鍾蓉說,”如果你只是做一個好看的外表,你就無法解決公司想要達到的商業目的。但是,在研究中,家庭影院系統在高端投影機市場是一個巨大的市場,所以我們將與公司合作。溝通能否改變一種不同的思維方式。“

經過雙方多次溝通,產品發生了重大變化。 “我們將此產品從投影儀重新定義爲智能家居領域的集成視聽解決方案。在這種定位下,我們幫助彼此找到了一家生產音響的公司,一家生產機頂盒的公司,並且還幫助了。其他一些分散的功能配置。重新設計投影機,爲別墅,辦公室等領域形成新的自主品牌。“根據公司的介紹,這款新產品不僅銷售每件37萬元的優惠價格遠遠超過原定價格爲50,000的理念每單位元。出售後,它是由一個高價的外國公司購買。

良好的外觀不等於好的設計

好的外觀不等於好的設計,好的產品還需要精心打造。 “小米配線架的出現源於雷軍的簡單想法.——想要一個可以放在桌面上的配線架。”小米科技生態鏈產品總監夏永峯介紹說,原來的配線架通常放在房間的角落,或者放在桌子下面,因爲插上線後會很雜亂。因此,接線板是一種經常被用戶“拋棄”但功能非常強大的產品。

“由於它是小米的配線架,我們必須把它變成一種工藝品,而不是工業品。”夏永峯說,雖然聽起來很簡單,但完成起來卻很複雜。 。 “我們從桌面到桌面花了18個月。”

桌子上的配線架應該是什麼樣的? “因爲它非常接近人,所以它必須有USB,因爲便攜式移動電話和其他設備需要在如此近距離的地方供電;其次,它必須具有一定程度的便攜性,需要做得很薄而且很小;最重要的是它必須是美麗的。“進球后,小米科技開始了新一輪的“折騰”。夏永峯說,“只有追求便利,纔會使產品遇到各種困難,無論是技術還是技術,整個難度指標都有所提高。” 18個月的研發,數十種不同風格的產品,20多項專利......最終的配線板非常完美,無論結構,倒角還是插入力,都超越了以往任何一款。

夏永峯介紹了小米科技生態鏈產品的設計獎。夏永峯介紹說,每件產品都是一項艱苦的工作,而且在生產之後,它出乎意料地受到消費者的青睞,如小米手鐲,每月約150個。百萬產能,150萬臺基本上不足以銷售;小米配線架去年銷量超過300萬臺;小米秤在韓國發現平行進口,“原本韓國的設計要求遠高於我們的,沒想到我們的重量實際上這個秤引爆了韓國市場,這反過來又增加了他們對整個小米產品的認可。”小米LED便攜式燈和小米的便攜式風扇也很受歡迎。“小米用小風扇這麼小的產品,我們大概做了11個月,中間換了五次,去年夏天上市後,一個月約80萬臺。”夏永峯介紹,不要看小風扇體積小,但設計很難。“例如,如果風扇沒有任何保護,孩子們到達時應該怎麼做,他們能立即停止,並保持強風壓,必須確保刀片的硬度。這些是設計時要考慮的內容。“/p>

每一個暢銷產品的背後都是工業設計師的努力。夏永峯在產品開發階段一次又一次地回顧修訂和反覆試驗的過程,說這是工業設計在提高生活質量中的作用的體現。 “我們希望當我們生活中的產品出現時,它應該是自然產生的。一個普通人可以毫無門檻地使用它,同時它與周圍環境非常融洽,使我們的生活更加便利,舒適而美麗。“

無針注射一直是糖尿病患者的夢想。根據調查,50.8%的糖尿病患者由於害怕或不喜歡針頭而放棄了胰島素注射的科學治療。北京庫什爾醫療科技有限公司正在爲我們的生活帶來以前只能在電影中看到的無針注射器。

如何將優質產品轉化爲良好的業務是一個困擾許多公司的大問題。 Quick Shure Medical也遇到了同樣的麻煩。 “當我設計這個產品時,我告訴同學我設計了一種可用於胰島素的無針注射器。你想嘗試一下嗎?他在第一句中詢問貴公司是中國公司還是外國公司。我說是中國人。他說,如果有這樣的產品,我會選擇國外。我當時無言以對,因爲他沒有給我任何評價,所以他否認了一個好產品。“快速護理陳蘇寧,醫療產品和設計總監,談到了他的個人經歷。”後來,我們的產品贏了紅明星獎。學生主動找我,說這個產品非常好,我想嘗試一下。“

這是什麼樣的產品,陳蘇寧當場解釋說,“注射器內部有一個高壓彈簧。衆所周知,手槍中的子彈也是通過高壓發出的,所以這個力非常大。彈簧的高壓使液體通過前面的液體。噴出非常細的孔,孔的厚度。我們的產品的批量生產直徑爲0.17毫米,下半年將提高到0.14毫米。這將是世界上最好的藥洞。當液體通過高壓時皮膚瞬間穿過皮膚,皮膚實際上有一個傷口表面,但它很小,很小,它是比普通注射器薄得多,因此液體會被磨損到皮膚下並進入體內。“

“如果注射器有針頭,不僅有損失,而且交叉感染的機會也非常高。我們已經看到一些糖尿病患者不願換針,一針已經被扔了兩週,針已經滾動,甚至細菌仍然沒有變化。我們的產品沒有直接接觸體內,沒有這樣的問題。“陳蘇寧說,除了無針注射,這個注射器還可以快速吸收液體,“現在我們的產品主要是針對胰島素抑制的糖尿病患者。他們可以用它來爲未來的孩子接種疫苗,他們也可以爲那些患有皺紋和溶解脂肪的美容針誰愛美。

今天,在快速舒爾胰島素無針注射器的外包裝上,紅星獎印在顯眼位置。 “紅星獎對我們產品的認可可以幫助我們獲得消費者的更多認可。由於紅星獎的影響越來越大,消費者越來越認可紅星獎獲獎產品。”陳蘇寧說。

紅星獎印有商標

事實上,作爲bbin宝盈集团領域的最高獎項,紅星獎的影響力正在逐步擴大。北京工業設計促進中心主任,中國設計紅星獎執行主席陳東亮表示,仍有許多不爲人知的好設計。紅星獎將與合作伙伴合作,幫助更好的設計成爲一項優秀的企業。 “紅星獎獲獎產品將在電子商務在線,淘寶和其他電子商務選定的地點展示和銷售;《家裝總動員》黃金製作團隊,衛視黃金時段家居裝飾節目,'紅星秀'板塊3分鐘獨立推廣多頻道播出,首都機場T3航站樓3座進出香港大屏全天候公衆服務廣告播出,北京地鐵1,2號,金線路段165大屏幕全天候公益廣告轉盤......將成爲優秀設計和展覽的舞臺。“

北京正日益成爲世界設計舞臺上的重要力量。陳東亮表示,北京將成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一個國際創意和可持續發展中心。這是201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北京的創意城市網絡。“設計之都”於2013年舉辦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北京峯會”,並於2014年在巴黎教科文組織總部舉辦了“中國設計,設計北京”展覽。 “積極參與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另一舉動。他透露,他已經成立了一個國際專業委員會,並與中美洲,百度,聯想,小米和漢能等40多所高校建立了戰略合作伙伴關係。今後,他還將與教科文組織的相關機構合作。與其他國際組織建立合作關係。